申万宏源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中国经济转型有“四退四进”

大都会娱乐

2018-11-10

  中新网上海新闻8月30日电(吴周筠姜煜)由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和申万宏源联合举办的校友知识分享活动日前在申万宏源研究所举办,申万宏源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博士和校友们共同分享了当前经济和金融领域的政治、经济、金融、制度和开放五大战略性问题。

  中国经济从2012年开始转型,到2017年已经五年过去了。

部分人存在一个疑问——今年的经济转型差不多触底了,是不是即将迎来反弹?杨博士表示,新的经济转型就是旧的市场、旧的需求、旧的动力在退潮,新的动力应运而生,这是自然规律。   那么中国经济转型究竟有怎样的深意?杨博士认为,事实上,退潮与加速是并行的,通俗来说就是“四退四进”:  其一是低端制造业和低端贸易的退潮。

从中国2001年加入WTO,到2007年中国凭借低端制造业在全世界获得“贸易大国”的称号,但是寻求转型的中国低端制造业必然退潮,具体表现为中国贸易增长从高增长变成零增长或者不增长。 从出口交货值增速来看,它经过2010-2012年中枢水平15%、2012-2014中水水平5%和2014-2016中枢水平0%三大下滑阶段。

工业增加值与固定资产投资也呈现出下滑趋势。

  其二,过高投资增长率的退潮。

中国经济结构说起来很简单,一半GDP用于消费,一半GDP用于投资。 全世界70%以上用于消费,20%-30%用于投资。

而中国过去经济增长的突出体现就是始终保持高投资。

投资指向三个方向,分别是房子、企业产能和基础设施。 当投资高到一定的水平,就会出现产能过剩、房产库存和基础设施结构性问题,所以投资从长期来看必须退出。 从下滑趋势来看,服务和其它项投资增速下滑最快;其次是制造业,基建投资增速仍然高位增长。 从投资占比来看,相较于2009年水平,制造业和基建投资占比比较稳定,比重下滑最大的是房地产,比重上升的是服务业和其它项投资。

  其三,过高房地产和房地产信贷的退潮。

比较有争议的,最后要退潮但实际上已经开始退潮了的,就是房地产。 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国城市人均居住面积近36平方米,农村平均居住面积近45平方米。

简单讲,相当人均40平方米左右。

城镇人口人均居住套数是套,80年代拥有产权住房超过60%,这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 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我们实行的是土地所有制,土地的供给是规划的、是按比例来的,但是我们需求是市场化。

  此外,过高的基础设施投资依存度从长期看也逐步会退潮。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最突出地体现在基础设施。

为什么我们发展得好?为什么我们发展有后劲?为什么我们国家面貌有那么大变化?核心就是靠基础设施。

长期来看,基础设施有增长,但是也是有界限的,所以基础设施尽管这两年不会下降,但最终也会下降。

  低端制造业要退潮、过高投资要退潮,经济增速下降主要是由这两个退潮导致的。

那么,将来的经济要靠什么呢?主要取决于四个向上的动力,分别是制造业高端化、城镇化、消费以及生态修复和农业规模化。 简单来说,所谓的经济转型,一部分往前推,另一部分适度往后退,在这个过程中,现在的中国只走到了半山腰。   杨博士说,今天的中国,已渐渐远离贫困落后,正急速驶向一片更加开阔的海域,马拉松后半程才是最难的。 我们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的切近,但不进则退的危险、功亏一篑的忧惧,也在此时集于一身。

在这一特殊历史时段,困难、风险和挑战相互叠加。 只有不忘初心、多管齐下、既不盲目追求“毕其功于一役”,又能够“小步走、快步走、不停步”,才能积小胜为大胜,积跬步至千里。

(完)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编辑:姜煜。